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深深恋痕随风去》璀璨恋痕 章节在线试读 深深恋痕随风去Size Queen

更新时间:2019-09-19 14:10:11

《深深恋痕随风去》璀璨恋痕 章节在线试读 深深恋痕随风去Size Queen 连载中

《深深恋痕随风去》

来源:作者:紫凝雪芙分类:职场主角:黄琼卉,黄琼

《深深恋痕随风去》作者:紫凝雪芙,职场类型小说,主角:黄琼卉,黄琼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这天下午,下课了。黄琼卉找到黄琼月,对她说:“月月,你陪我去一下楚文樵的公寓,好吗?” 黄琼月微笑着说:“你一个人去可以和楚文樵...展开

《深深恋痕随风去》免费试读

这天下午,下课了。黄琼卉找到黄琼月,对她说:“月月,你陪我去一下楚文樵的公寓,好吗?”

黄琼月微笑着说:“你一个人去可以和楚文樵独处,卉卉,难道你不想跟他单独在一起啊?”

黄琼卉腾地红了脸,说:“月月,你取笑我!”

黄琼月说:“我不是取笑你,我是说事实!”

黄琼卉说:“我一个人去多不好意思啊?月月,还是你陪我一起去吧!”

黄琼月点头,说:“好!”

她们一起往教师公寓的方向走去,在路上遇到了甘炳岱。甘炳岱正带着自己的儿子在一边玩耍。

甘炳岱看见了这对姐妹,眨了眨眼睛,笑着问:“你们这是要找谁啊?”

黄琼卉接口说:“甘老师好!”又说,“我们是来找楚老师的!”说到楚文樵的名字,她的脸再次红了起来。

甘炳岱说:“噢,你们找楚老师啊,他好像在家!”说着,他伸手去拉自己的儿子,因为那孩子赖在地上不肯起来。

黄琼卉上前一步,帮助甘炳岱去拉他的儿子。无奈那孩子怎么拉都不愿站起来。甘炳岱生气了,对儿子说:“丁丁,快起来,否则爸爸要打你的屁股了!”

黄琼卉和黄琼月听了,相视一笑。

甘炳岱终于将丁丁拉起来,抱在怀中。丁丁在他的怀里,像鱼一样活蹦乱跳地挣扎。甘炳岱没有办法了,就对丁丁说:“别闹啦,再闹这两个姐姐就把你带走了!”

黄琼卉这时配合甘炳岱,对他的儿子说:“丁丁,小朋友要听话,你不听话,姐姐就把你带走!”

丁丁听了,这才安静下来,用又黑又亮的大眼睛注视着黄琼卉姐妹。

甘炳岱用手扶了扶眼镜,对黄琼卉说:“你看,他好奇你们两个怎么是一模一样的!”

黄琼卉抿嘴一笑,问那孩子说:“丁丁,你几岁了?”

丁丁皱着眉,不回答。

甘炳岱解释说:“他跟你们还不熟,所以不说话!”

黄琼卉就说:“小孩子都是这样的!”

甘炳岱对黄琼卉说:“黄琼卉,其实你在六班挺不错的,也能发挥你的特长!”

黄琼卉却说:“甘老师,我还是喜欢一班!我在一班的时候,您对我多好啊!有时我觉得,您对我的关心就像家人一样!同学也很和睦,说实话,我真想再调回去!”

甘炳岱的眉毛跳跃了一下,笑笑说:“就算你肯,你妈妈也不会答应!”

黄琼月听甘炳岱这么说,不禁笑了笑。

甘炳岱望着黄琼月,说:“黄琼月,我还从来没见过你笑呢!”

黄琼月有些不自然,她没有说话。

黄琼卉担心妹妹尴尬,便向甘炳岱说:“甘老师,我们先走啦!再见!”

甘炳岱说:“好的,再见!”他低下头对自己的儿子说,“丁丁,跟两个姐姐再见!”

丁丁居然听话地说了句:“姐姐,再见!”

黄琼卉一笑,回头对丁丁说:“丁丁,再见!”然后,她和妹妹继续往前面走。

黄琼月边走边说:“卉卉,没想到你也学会了拍老师的马屁,说什么‘您对我的关心就像家人一样’,真肉麻!”

黄琼卉振振有词地说:“我这不是肉麻,是作为一名学生应该做的事!月月,你要是肯这么跟叶薇说话,不就万事ok了吗?”

黄琼月不屑地说:“切,我才不会那样呢!”

她们来到了二单元楚文樵的公寓。黄琼卉的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,她紧张地握住了黄琼月的手。

黄琼月对姐姐鼓励地笑,轻声说:“卉卉,你自然点!”

黄琼月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按响了门铃。门立刻就打开了,楚文樵英俊的脸出现在姐妹俩的眼前。

楚文樵看见黄琼卉和黄琼月,很愉快。他笑着说:“你们来啦?快进来坐!”

黄琼卉和妹妹走进去,楚文樵招呼她们坐下,又去倒水。

黄琼卉的脸红扑扑的,她的手紧张得好像都没有地方摆似的。黄琼月悄悄地对她说:“卉卉,别怕,你又不是一个人!”

黄琼卉这才安定下来,她连自己刚才是怎么进屋的都忘记了。

黄琼月打量着客厅,客厅内除了一组米色的沙发和茶几,别的什么都没有。她不禁想:布置得很简洁,一点都不像是从新加坡来的!

楚文樵端来两杯热乎乎的茶,对姐妹俩说:“喝点水!”他一边说一边亲自将水杯递给黄琼卉和黄琼月。

黄琼卉受宠若惊,接过茶,羞涩地对楚文樵说了句“谢谢”。

楚文樵对黄琼卉说:“你等一下,我把照片拿给你!”

黄琼卉忙说:“好的!”

楚文樵走到里间去拿照片。几分钟后,他拿着一沓厚厚的照片走过来,对黄琼卉说:“这是义卖那天的照片,你看看!”

黄琼卉不由自主地说:“这么多啊?!”

黄琼月问楚文樵说:“楚老师,有我们班的照片吗?”

楚文樵说:“有,不过不多!”

黄琼卉翻看照片,发现自己的照片有很多。她惊喜地说:“怎么我的照片这么多啊?”

楚文樵听了,忙打岔说:“不多,白羽菲也有不少照片!”

黄琼卉见照片上的自己那么漂亮,很是欣喜。黄琼月亦歪过头去看照片,说:“拍得很清晰,卉卉,你看你多漂亮啊!”

黄琼卉见黄琼月当着楚文樵的面这么说,有些难为情。她忙说:“白羽菲也挺漂亮的!”同时又不安地看了楚文樵一眼。

楚文樵的表情却很平常。他帅气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,对她们说:“要是你们愿意,以后你们演出我也给你们拍照片!”

黄琼卉一听,激动得脸色潮红一片。

黄琼月对楚文樵说:“楚老师,你说真的吗?”

楚文樵就说:“当然是真的,黄琼月,你还不相信老师啊?”

黄琼月莞尔一笑,说:“我相信!”

楚文樵又对黄琼卉说:“黄琼卉,照片我给你了,书你什么时候给我?”

黄琼卉这才想起自己忘了带书,忙说:“对不起,楚老师,我又忘了!”

楚文樵注视着黄琼卉发红的脸蛋,只笑不语。

黄琼月向楚文樵解释说:“我姐姐本来没有忘,是我叫她帮我打水,她才忘记拿书的!”

楚文樵笑着说:“是吗?”

黄琼卉只好说:“是的!”

楚文樵就说:“忘记就忘记吧,黄琼卉,没关系的!”

黄琼卉不好意思地说:“楚老师,我下次一定不会忘记了!”

楚文樵出神地望着黄琼卉,心里和黄琼卉一样甜蜜。

楚文樵问黄琼卉姐妹说:“你们爱看什么书?”

黄琼卉回答说:“小说,比如苏童的、安妮宝贝的、莫言的!”

楚文樵佩服地说:“难怪你的文笔那么好!”

黄琼月接茬说:“上次我姐姐写的影评得了全校二等奖,楚老师,你那时没来,所以不知道!”

楚文樵听了,并不诧异,说:“我知道,是语文组的周瑾老师告诉我的!”

“啊?他都知道?!”黄琼卉在心里说。

黄琼月继续说:“全校只有三个人获奖,我姐姐就是其中的一个!”

楚文樵看着黄琼卉说:“你姐姐的确很优秀!”

黄琼卉的喜悦此时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,她悄悄地望了望楚文樵,他亦望着她。他们的眼神撞在一起,彼此都有一种触电的感觉。

黄琼卉慌乱地移开视线,楚文樵也缓缓地将眼睛看向别处。

黄琼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黄琼月接听电话,原来是姚君玲打来的,问她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吃饭。

黄琼月说:“好的,你等我一下,我一会就去!”她挂断电话,对黄琼卉说,“姚君玲找我有事,我得走了!”

黄琼卉一惊,说:“啊?你不等我吗?”

楚文樵对黄琼月说:“是啊,黄琼月,玩会再走嘛!”

黄琼月却直摇头,说:“不了,姚君玲等着我呢,我走了!”她站起身,往门口走去。

黄琼卉看着妹妹的背影,再次紧张起来。她喊了妹妹一声,说:“月月,我和你一起走吧!”

楚文樵听黄琼卉要和黄琼月一起走,不免有些失望。他对黄琼卉说:“你也要走吗?”

黄琼卉的脸一红。

黄琼月对黄琼卉说:“姐姐,你干嘛急着走啊?你的作业不都写完了吗?晚自习还有好一会呢!”

楚文樵马上接过话说:“是啊,黄琼卉,你难得来一趟,坐坐再走吧!”

黄琼卉不忍心拒绝心上人的要求,就说:“那也好!”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