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替宠罪妃》夺宠罪妃 立场倒换 替宠罪妃健全文

更新时间:2019-09-18 08:09:47

《替宠罪妃》夺宠罪妃 立场倒换 替宠罪妃健全文 已完结

《替宠罪妃》

来源:作者:雨中等爱分类:架空主角:布尔,卓桑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替宠罪妃》是雨中等爱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布尔,卓桑,书中主要讲述了: 不然我的舌头就真的不能动了一般。 “你睡了一天一夜了,现在天又黑了,饿了吧?我来喂你吧。” 若清从卓桑手中端过羊奶一口一口的喂着...展开

《替宠罪妃》免费试读

不然我的舌头就真的不能动了一般。

“你睡了一天一夜了,现在天又黑了,饿了吧?我来喂你吧。”

若清从卓桑手中端过羊奶一口一口的喂着我,我心里暖极了,这个时候有一个贴心的人在身旁,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。

“我也急着要来服侍小姐,可是坐了一天的马车,也才到了一会儿而已,大汗就先让我去打理小姐的那些嫁妆了,只说看短了什么没有,如果少了,他要拿那些家伙们是问。听说个个都被大汗关起来了呢。”

我真的不懂为什么他会待我这样好了。

喝了羊奶,若清又喂了我一些小米粥,我知道这不是草原上的粮食,看来是班布尔善亲自为我找来的。

若清喂我吃了东西,我渐渐有了些力气,也可以说话了,舌头很痛,咬字还不是很清楚。

每每说完,看见若清摇头的样子,我都会担心,从些我再也不能唱歌了。

好想知道在这大草原上唱歌的感觉,以后如果能唱,我一定要找一处无人的地方高声的唱给大自然的花花草草来听。

“去睡吧。”我轻声的吩咐若清,她也坐了一天的车,也该去睡了,好晚了。

“嗯,小姐,那我去睡了,你也好生睡吧,有事你就摇这个铃当,我就来了。”

我虚弱的笑笑。

还有卓桑照顾我呢,我不怕。

这一晚大汗他没有再来,一定还在睡吧,一夜未合眼了,况且他还有他的国事要处理。

我躲在床上想着,也不知黎安现在在哪里?

还有图尔丹,难道他们都没有派人来接我吗?

我被俘被囚在哈达今已有两日了,我知道我的清白依旧还在,可是如果被巴鲁刺的族人知道,他们又会如何看待我呢?

一个失了贞节的女人在中原是无法被原谅的,在草原上或许可以减免,却也无法掩了幽幽众生的鄙视吧。

心很痛,我的未来似乎已充满了黑暗,可是,我依旧庆幸,庆幸我保住了我的清白。

即使见了图尔丹我依然可以无悔无愧的面对他,虽然我不爱他,可是我是大周特封的郡主,我曾是大周首相的十七小姐啊。

我还是要想办法离开这里,无论班布尔善待我如何的好,我呆在哈达斤都是一个错误的选择,这会给大周蒙羞。

而图尔丹,以他的个性,他一定会记恨我失踪的这两天。

我躲在床上糊思乱想着,我的嫁衣刚刚脱去,柔软的亵`衣贴在身上暖暖柔柔的让我舒服的养伤。

我试着挪动着身子,我想要快快的好起来,只要能动,我就要离开这里,以班布尔善对我的态度,我相信,我可以说服他放了我。

门口的帘子动了动,我看着卓桑坐在床前打着盹,不是她,又是谁呢?

若清也去睡了呀,是班布尔善吗?不要啊,这么晚了,我不想见他了。

黑衣的一角飘进我的视线,我舒了一口气,这人不是班布尔善,有班布尔善的保护,在哈答斤应该再无人敢伤害我了吧,可是这个着黑衣的人又是谁呢?为什么他慢悠悠的迟疑着不进来呢?

他是坏人吧?

我看着卓桑,我叫她,她却不应我,太晚了,她睡得好香啊,呼噜一个接一个的响着。我的声音无论如何也吵不醒她。

我叹了口气,唉!再难的劫难也遇了贵人相救了,我再也不怕了。

“你进来吧,人都睡了。”我小小声地道。

说实话如果不是坏人,我希望他是黎安。

帘子打开了,室内的光线很弱,我看不清那黑衣人的脸。

他未说话,可是看他的身形我确定他就是黎安,我猜对了。

他四下望了望,见只有卓桑一个人在,似乎安心了,轻轻的摘下面上的黑色面巾。

原来他是掩了面而来。

“云齐儿,你还好吧。”

我就知道是他,我的心有些暖了,可是我还是不想与他说话。

我点头,表示我很好。

他跑过来跪在床前,一把抓住我的手,“都是我太粗心了,才让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,幸亏班布尔善救了你,否则那后果一定不堪设想。”

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啊。这两天他一定就在这附近转悠来着。他一直在打探我的消息吧。

“我原想早些带你走,可是你伤成那个样子,我带你走了是害你,还不如留你在这里先医好了你的伤再走也不迟。”黎安低声的诉说着他的心焦。

突然他顿住了,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声响,“云齐儿,我会再来看你。”

还没等我应声,那黑衣的身影已没在眼前了,仿佛他从未来过一般。

只是,我手上的温度告诉我,黎安他真的来过。

门帘兀自在动着,是他掀了再放下的反应。

有脚步声传来,从醒来我的听觉就很敏感,我记得那脚步声,我知道他是谁,或许,我要打起精神来了……

“卓桑,你就是这样做事的吗?”班布尔善严肃的样子是我今天第一次见,我不禁心里为那可怜的女人捏了一把汗。

可是她还在打着呼噜。

班布尔善手一挥,身后的侍卫立即走过来架起了卓桑就走,卓桑顿时醒了,好象还在做着梦般,睡意朦朦地道:“别拉我,天还没亮呢。”

“出去等着天亮吧。”班布尔善怒气冲冲的说道。

他的声音立刻惊醒了卓桑,卓桑不知所措地道:“大汗,饶命啊。我不是固意的啊。”

“在我眼皮子底下就这样做事,其它时间还不知怎么偷懒呢,拉出去。”他不屑的挥挥手。

“等等。”我有些不忍,必竟卓桑让我见到了若清,又是她的睡眠让我见到了黎安。“我好好的,不要怪她,人困了总要睡觉的,是不?”我试图说服班布尔善放了卓桑。

“不行,奴才都是不可以放纵的。”我昏迷时他曾是何等的温柔,可是我醒了,他仿佛又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
“大汗,可否为云齐儿积积德,云齐儿能醒过来一是大汗的功劳,二也是上天的恩赐啊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